回首别离

2019年03月28日 17:34   来源:青河县县委办副主任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 http://www.w5956.com/wxzj/system/2019/03/28/

  回首别离

  作者:王军帅

  春节如烟花般转瞬即逝,匆忙而又充实的日子重新步入正轨,朝九晚五的上班节奏一成不变,唯有亲人的回乡使得心里落满不舍与思念。2015年,第一次在异乡过的春节,短短的七天假日,静静地守着父母,守着家人,简单而又恬静,让现实把心情浣洗的更加纯粹。在静如花开的日子,遥望在老家的点点滴滴,无言中充满了欢乐,充满了热闹和左邻右里的热情,然而这些最质朴的日子,随着自身的背井离乡早已渐行渐远。

  记得去年回乡时,正赶上春节,三十的大年夜是那样的令人回味。本家十几口人围坐一起吃着团圆饭,杯盏间的话题少了很多客套,饭桌上更多的是别去经年的家长里短,漂泊的历程虽然在行囊里装着更多的辛酸,但和家人一起,所有的颠沛流离都能得到安放。期间,八十多岁的奶奶拖着颤巍巍的身子,使劲拉着我的手,仔细地在我的脸上端详,生怕一回头,我又远走他乡,只留下不日不年的念想。当时奶奶不舍地对我说:“今年你回来了,你这一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,你有时间一定要回来啊!”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却让我毫不提防地泪流满面。或许,日子就是在不经意间让人疼痛,短暂团聚后的别离会衍生出无尽的伤感,看着奶奶,看着局促一室的所有亲人,我的语言和思绪一起哽咽,亲情的久违牵扯着身心,让我离别的脚步一再放缓,可是我深深知道,隔在我和亲人中间的不仅仅是距离,还有所有人都无能为力的现实,这一步跨出去,注定是沧海桑田。

  日子如烟,总会在静默中悄然消逝。一年的时间很短,但期间所历经的,却能在一个人的记忆里化为永恒。一年前,父母也踏着我的脚印,造访过边城青格里,或许仅仅只因为我,他们把半生的闲适安放,陪我一起颠沛流离;也因为我,他们的心情随时在边塞和黄土高原间摇摆不定……青格里,这座他们有生之年都不曾涉猎过的小城,如今却在这片土壤落满了他们的身影,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想过,后半生还要来一场遥远的流浪。在青格里每一个天气暖和的午后,父母都会习惯性地去广场晒太阳,或许在这里,他们才可以安静地释放灵魂。每一次,两人都会安静地坐在凳子上,看熙熙攘攘的人群,看喧闹嬉戏的小孩,看身后一眼都望不到头的沧桑岁月……每每出门,父母都会刻意走的很慢,一步一个脚印,仿佛要把他们临行的影子全部留下,一起陪我在这里落地生根。异域的风,意想不到的让他们患上了心疾,他们又带着毫无防备的忐忑原路返回。临走前,父母把心事和行囊一起折叠整齐,让人毫无察觉,熟不知衣物等身外的一切东西都可以随意叠放,可散落在这座小城的牵挂之情,又要以怎样的方式来安置?最后还是到了与父母分别的场景,乌市,这座新疆最大最繁华的都市,顷刻间淹没了我们的身影。此刻的父母,就像两个小孩子,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,生怕在拥簇的人群中走丢。其实,小时候的我何尝不是这样,紧跟在父母的身后,眼中充满着局促和不安,当这样的场景在我眼前闪现的时候,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。

  “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蓦然回首,故乡就成了一朵云彩,遥远地飘在天边,而故乡的亲人们,就像一颗颗星星,在夜空下璀璨地闪烁,让异地的我遥不可及。就像一个人说的: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不是吃多少苦,受多少罪,而是与亲人们的别离......

  (作者简介:王军帅,青河县县委办副主任,驻青河县查干郭勒乡博塔莫音村第一书记、工作队长。)

[责任编辑:崔航瑞 ]